x

網貸從業者深陷轉行困局:“我們不要P2P員工!”

分類:熱點觀察| 作者:一本財經| 2020-01-11 15:22:49| 6564人閱讀
摘要
一些行業將P2P加入“黑名單”,不要相關從業者。

最近,金融科技監管收緊,行業動蕩,“至少70%的從業者離職”。

他們都去了哪里?

拉勾網提供的數據顯示,近四分之一的人還會選擇繼續留在金融行業,而企業服務、電商、文娛和教育,是其他人比較普遍的轉型方向。

但轉型之路極為坎坷,一些行業將P2P加入“黑名單”,不要相關從業者。

在過去,金融科技的薪資普遍比其他行業高30%,對于要降薪30%到50%再找工作,一些從業者并不適應。

一位P2P的前副總,寧愿去跑滴滴,也不愿降薪一大半去其他公司。

還有一些賺慣了快錢的從業者,不習慣踏踏實實的生活,會擇重新進入其他快錢行業。

走過了捷徑,就難再忍受一步一個腳印的攀爬……

01、流失大潮

作為一家金融科技公司HR,陳敏敏最近的壓力有點大。

各個部門都在涌動著離職暗流,公關部、市場部和運營部,是重災區。

行業動蕩,最近不斷有某公司被抓的消息傳出,人人自危。

“我就勸他們,公關、市場這些部門離業務遠,完全不會被牽連。”諷刺的是,陳敏敏一邊穩定軍心,一邊卻偷偷籌劃著離職。

金融科技行業正在遭遇最大的離職潮——大多數人不是被辭退的,而是主動逃離的。

“至少70%的人已離開。”一家金融科技公司的創始人呂振文認為,“行業已流失了幾十萬人。”

拉勾招聘提供的數據顯示,今年,金融科技行業整體的流入與流出比降為0.4。

這意味著,每當有4個人進入這個行業的時候,就有10個人離開。

呂振文現在每天的工作,就是和高層一對一談話,“穩住大家”。

“業內有家頭部公司,設立了5000萬的高管基金,誰要被抓,就給他的家屬。”呂振文感慨,公司不惜重金留勇士的舉動,卻也折射出了行業的悲涼。

幾十萬離職的從業者,都去了哪里?

拉勾數據顯示,在這些人中,只有近四分之一選擇繼續留在金融行業。

目前,金融科技唯一的安全港,就是持牌消金和傳統金融機構。

“大家都削尖了腦袋往里擠,問題是,一個蘿卜一個。”金融科技行業的獵頭李賀稱,他現在幫一家持牌消金找CRO,一個位置有8個候選人,競爭極為激烈。

金融機構傾向于選“正規機構出來的,干凈的人”。

這意味著,能留下來的,只是極少數。

下的人壓力巨大,但出去的人,也未必安然。

5個月前,在公司領導被警方帶走后,丁友陽迅速和原公司切斷了關系,連工資都不再追討。

但至今,他都沒有找到工作。

幾乎所有的面試官,對他的P2P從業經驗,都會詢問再三。

“你的原公司都出問題了,你會不會被牽連?”丁友陽說不會,但他自己也有點心虛。

2019年11月以來,杭州、深圳等地公安機關陸續發布通報,要求P2P網貸平臺涉案工作人員,退繳工作期間的工資、提成、獎金等法所得。

2019年11月19日,杭州公安局下城區分局發布通告,要求杭州孔明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涉嫌非法集資的行為人繳工資、獎金、提成等

丁友陽現在不敢接陌生電話,生怕相關部門找過來,要求他“上繳非法所得”。

聽完他的經歷,大部分面試官都讓他回去等通知,接著就杳無音信。

在行業動蕩中,就算離開,也會被余波波及。

楊明曾在P2P公司擔任銷售小組主管,去年夏天就離職,此后公司也被調查。

直到現在,他還會被頻繁叫去接受審問,“有時候一周兩次,我根本沒法投入新的工作。”

拉勾網數據顯示,企業服務、電商、文娛、教育等,成了金融科技人才比較集中的轉型方向。

但是,很多行業卻將金融科技的從業者加入了“黑名單”。

1月初,金融科技從業者任遠和bilibili的朋友閑聊。

對方說:“我們公司現在有個崗位很適合你,可惜你是金融科技的人,我們不要。”

一位友邦員工也曾透露:“我們公司不要P2P行業出來的人。”

“這份職業經歷,仿佛成為了刻在你生命里的污點。”李友陽不想虛構簡歷,卻又發現太多人看這個行業時,戴著有色眼鏡。

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,他發現很多行業亮起了燈,無法通行。

02、降薪之痛

兩天前,丁友陽接到了唯一一個面試回復。對方說,只能開出1萬的月薪,稅前。

“你沒法提供離職證明,手續不完備,這是我們能開出的最好的價格。”丁友陽還想爭取一下,對方直接堵住了他的嘴。

過去在金融科技行業,丁友陽的底薪加提成,一個月是3萬多。

降薪到原來的三分之一不到?他實在接受不了。

過去的金融科技,絕對是一個高薪行業,工資普遍比其他行業高出30%。

獵頭李賀一直堅持一個觀點:一個行業薪酬過高,對于從業者來說,并非好事。

“從業者會過高地估計自己,想轉行的時候,放不下身段,架在了高點。”李賀發現,如今,很多轉型者,都陷入了高不成低不就的尷尬境地。

一家商業銀行的部門領導,在2013年被P2P公司重金挖走,年薪300多萬。

300多萬是什么概念?

當時,商業銀行總行的行長,年薪可能也就200萬左右。

獵頭幫這位高管找了半年工作,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降薪到200萬的職位,但高管卻看不上。

成都一家P2P公司的副總,最近開始跑滴滴。

他之前的工資是2萬左右,現在有企業最多開出的月薪是8000。

錢太少,反差太大,他寧愿先跑滴滴,等新的機會。

“我休業半年多了,身邊一大半人都是這樣。”一位曾做過第三方支付的從業者稱。

李賀發現,現在很多金融科技人才都“賦閑在家”,“有薪酬太低不愿意去的,也有降薪50%都沒人要的,3個月都沒有收到面試消息的,大有人在。”

03、失衡的心

一個月前,曾經的同事和李友陽說,要不去做區塊鏈吧,“幣圈也很賺錢。”

李友陽也心動了,他嗅到了熟悉的氣息——都是賺快錢,都是在邊緣行走。

他剛了幾套課程開始學習,卻遇上區塊鏈的正規軍準備進場,開始了幣圈剿匪。

而他的朋友,已奔赴東南亞“避風頭”。

“倒了血霉了,剛從一個坑出來,又進了新的坑。”朋友天天來吐槽,李友陽卻慶幸自己沒有邁進這個同樣暴利而危的圈子。

對于這些從業者來說,轉型的另一個難點,是如何面對心理上的失衡。

去年7月,在公司暴后,P2P從業者張衡回東北老家開了家飯店,投入成本30萬,月利潤1萬左右,預計兩年多才能回本。

為了這不多的利潤,他需要每天工作12到14個小時。

在過去,他每個月的底薪加提成,是5萬。

受不了這么“低性價比”的工作,最近,他又回到了金融行業。

走過了捷徑,就難再忍受必須翻山越嶺的苦行。

現金貸行業轉型后,何晶開始嘗試做線上保險,自己拍抖音,再推薦保險產品。

團隊每天拍攝、剪輯,發布內容后,還得一條條回復留言。

“特別累,現在比以前辛苦十倍,賺的不到以前的十分之一。”何晶做了兩個月,簡直要崩潰,“特別懷念過去的日子”。

賺慣了快錢,就會持續尋找暴利的“風口”。

“國內做不了金融科技,那就去國外。”對金融依舊不死心的明昊,帶著團隊遠赴海外。

他們征戰越南,結果被騙了50萬;轉戰印尼,結果遇到了當地嚴打;如今,他們落腳印度。

“印度確實可以掘金,但到處都是騙子,一些印度人覺得中國人就是人傻錢多。”明昊在印度也剛剛摸出一些門道。

“做了這些行業,就回不去了,不可能再踏踏實實做事。”明昊都不敢想,自己還會去打工,或者去做實業。“你嘗過刀口舔血的刺激快感,就不想再平靜生活。”

“部分從業者,已經被行業寵壞,在暴利澆灌之后,他們很難再回歸正常的職業規劃,狀態變得極不穩定。”李賀發現,重新找到工作的員工,一般3個月到半年后又會離職,“做什么的都有,要么去海外做現金貸,要么炒鞋炒幣,都是一些快錢行業。”

其實他們中,有很多都是技術和風控精英,如果在一個行業深耕,也許會有更高的成就。”李賀覺得很可惜。

他甚至認為,其中的一部分人,“已被行業毀掉”。

當然,也有轉型很成功的。

李友陽的兩個前同事加入了一家電商平臺,同樣都是干流量的活兒,“干出了成績,很有成就感”。

“只要心態放平和,愿意腳踏實地,其實很好找工作。”李友陽的朋友勸他,賺快錢的時代已經過去了,一步一腳印,這才是人生常態。

*文中受訪者為化名。

溫馨提示:以上內容僅為信息傳播之需要,不作為投資參考,網貸有風險,投資需謹慎!
關鍵字: 行業 從業者 工作 轉型
APP 廣告圖
網友評論
條評論
推薦閱讀
  • 熱 點
  • 行 業
  • 政 策
  • 平 臺
  • 研究數據
  • 理 財
  • 互聯網金融
                一本財經,新金融領域第一深度新媒體。 專注新金融領域的調查、深度、原創、獨家報道,以及商業案例解析。我們不生產碎片化新聞,只出品深度而專業的報道。
                文章總數228
                查看全部 >
                印度現金貸市場騙局叢生:專宰中國團隊 多家被騙上百萬
                金融海歸大撤退:準備解散中國公司 三成人已出國
                金融萎縮:4萬公寓、1.2萬教育機構、2600醫美醫院倒閉
                熱帖排行

                相關推薦:

                1/1
                体育彩票快乐扑克